br门罗是加拿大的短篇小说女作家

发布时间:2020-04-08

门罗是加拿大的短篇小说女作家,也是201 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;早就风闻她的履历及一些事情,很希望能多了解她的一些情况,探究一下她的作品究竟如何夺标,可以在短篇作品不吃香的大情景大环境之下,夺冠折桂成为世人瞩目之作;那么她和巢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呢?我继续说下去大概你就能明白我的这份由衷心情了。

说实话近些年我已经不怎么读书了,学着一些世俗的东西在认真在生活,宁肯买一瓶好酒一包好烟也不会舍得买一本好书,也是因为大多以我的涉猎程度,该有的书大体也都早就有了,何况我自诩国粹的书我已基本读完,外国的书也早已拥有大半,再加外国书原版实在价格不菲不是闹着玩的,就托辞说现代的东西不值得一看,实际是当代的作品那价码实在贵的可怖,看着眼花缭乱让人眼晕心里着实一寒,何况我很不喜欢外版书pocketbook那种装帧,失却我们经典作品的古典而典雅的风格。

正在我彷徨难以取舍之际,有一天我们编辑组在一边发文一边随便聊天,听他们几个竟然都在读门罗的作品,一下子勾起了我的一段心情,我这个人就是优柔寡断自己难得跟风,一听别人走在自己前面很远了,这才下决心从后奋起直追,而且一追就傻追个没完没了;我顺便问了一下门罗的作品给人感觉如何,他们说大概也就了了而已,我就想到可能是翻译的问题,原作决不会因为了了的原因而授予这么大的奖项,我下决心要把她的作品买来一探究竟,顺便牵针引线给咱们巢里绍介一下,我竟然自夸能做一个文化大使了,不过仅限于咱们不大不小的这个圈子之内。

就傍晚趁着夜车去到王府井外文书店,过去这个地方我一周能来八趟,如今来一趟却觉着稀罕,店内人迹很少,偶有能看出来的白人,再就是操着英语的不知哪国人,反正我觉得国人来这里大多好奇随便一逛而已,更不会到三楼我常去的那个真正外版书的柜前书架前,在这里很多人可以在地毯上坐下来随意浏览,而不必像新华书店那样人挨人人挤人头挨头不顾一切捧读,可是今天这里没有一部门罗的作品,让店员在电脑上查也没有查到,我顿感轻松,大步走出店外,大街上灯影昏黄,要是真有的话,我又如何取舍?此前在网上查过,门罗的作品至少十几部之多,吓人一跳,那要多少银子啊,我不在网上买外版书,买过一本狄更斯的“美国手记”,比花英镑买还贵出许多。

内中惋惜,却也留恋,依依不舍。接着就是朝阳书市,我在买了一大堆买回来装门面随手把玩的国典之后,恰在外文架前巧遇一本门罗的集子,“runaway”后来我知道这是她最好的一本作品集,不过看过了几篇也是觉得不怎么入味,留待以后有时间了再攻读未尝不可。又过了些日子恰逢心情不好,趁着夜间公车去了王府井,失魂落魄一头扎进外文书店,这一进去不得了,店门前一拉溜辉煌扎眼,我一眼看出来全是门罗的作品,我惊叹现代书商搜罗信息的能力之快,对读者需求反馈做出的反应之快,也许我那天晚上我要查AliceMunro全集之后,这个讯息迅速通过各种快捷渠道,越界出国穿越时空来到大英出版社,不数日就从书库发货越洋来到了这间店面,排好队迎候着我前来采购了,门罗的作品总共十四部集之多,我买下全部十二本,除书市那一本之外,还缺唯一她的一部长篇“Thelivesofwomenandgirls”。

回来我就赶紧阅读,为什么这么急呢,巢里还有人等我回音呢,我信誓旦旦夸下海口,要译出原汁原味给大家过目哪,也不知我哪来这么大信心,就一定比出版社那些国口翻译家们出色还是优秀?不过我从大家读后的意见和评价,很是增添了我这份信心甚至狂妄,前几天听文化资讯广播介绍又出版了一部门罗的集子,还推荐说读门罗一定要从这一部“亲爱的生活”读起,门罗自己也很是珍视自己的这部作品云云,我顿时惊诧又觉内心释然,单从译者对这个书名的解读,可见水平也真是了了,原文题目“dearlife”,翻译成“亲爱的生活”,这再对不过了,我也会按字面这么翻,可是对照文意,就大大不对了,难道译者没认真读过原文吗?门罗的小说题目,乍看起来很怪,可她都在文中点题,会赫然出现字面,且令人过目难忘,在这里应该译作“珍贵的生命”,其实就算仅只读过“新概念”第四册的人,都不会忘记dear这个词奇妙的用法的,有“亲爱的”之意,可更多时候是“珍贵的”这个文意,何况翻译文学作品,要是文不对意,差之千里,谬之万里,驴唇马嘴,乱啃芳草,那可麻烦就大多了。

我想把这部作品译出来奉送给巢,可是两三本读下来,一是投入之大潜心痴迷的程度之深难以自拔,二是自己水平确实有限不敢唐突冒渎了原著,三是如要发表出来版权也是一个问题,现在我已经写成一封电子信札,想要找机会直接投给门罗老奶奶本人,等这一切都熨贴了,我就会着手翻译,不揣鄙陋,与大家共享。

现在我每日泡一杯清茶,或手持一壶淡酒,特别是人烟宁息的晚间,和风顺畅的清晨,见缝插针的午后,都在读这部大作,一部接一部,“noadvantage”、“beggarmaid”……这是北美加拿大的生活,我怎么觉得像咱们巢里的大散文意旨,我特别想到了咱们巢里主流中年女性们的作品,是这么的相识相似,因为门罗的作品说是小说,其实是散文、是诗,很合我们的大散文境界,文化无国界,文心能相通,我就以这个为立脚点加出发点,一定抓住门罗的神韵,译得符合我们的作品审美,风格符合我们鲜花芳草的韵致,这与那些单为商业目的的所谓文学翻译,情形决然不同,绝然别有韵味。

共 216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新同是一位勤奋的翻译家,又是巢中的资深编辑,还是一位技术精湛的摄影家。他抓住了门罗小说的突出特点——散文化——来翻译作品,是对巢的贡献。我们期待着!编辑:邵魁先生

1 楼 文友: 2014-06- 0 2 :16:29 共同期待新同译作! “小鸟虽小,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。”——致江山新雀之巢

2 楼 文友: 2014-07-04 19:52:1 写文,获探花,译文,也专家。雀巢大才子,全才盖江山:) 十年网龄,收获了文字、友情。丢失了太多ID.期待这里是个可以让倦鸟栖息的良枝。经间期出血吃什么调理小孩脸色发黄聊城治疗白癜风医院

疾病专栏
杭州权威的白癲风专家
狮马龙活络油可以长期使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