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武 第一八二一章 驱逐斩杀

发布时间:2020-04-08

雷武 第一八二一章 驱逐斩杀

在哈斯山脉深处,紫宸等人一路前行。

“继续走,还不到地方。”期间,有着一位高等生命在带路。

它是一只血影魔豹,是紫宸无意间现的,來自于这片山脉深处,在当初紫宸的计划中,一切结束之后,便是要跟着对方深入,而非去第七大6。

前行了足足两天,來到对方所在的地域,紫宸等人便开始疗伤,接下來,众人要在这里停留很长一段时间。

天地间充斥着一股压抑的气息,这股气息压抑到让人窒息,按照高等生命的话來説,是一位强者在沉睡,试图冲击至尊。

期间紫宸也从和尚那里了解到,在界主当中,空界已经算是最强者,至于玄界跟灵界这两个级别,几乎都在闭关修炼。

而灵界之后,便是至尊。

这就是高等生命跟至尊兽的差别,高等生命觉醒之后,只是界主,还需要通过修炼跟机缘,才能踏上至尊。

但是至尊兽一旦觉醒,那就是一位至尊强者,俗称的尊者。

这一次,紫宸决定冲击更高境界,虽不敢説冲击到玄界,但最起码也要到空界。

在这期间,紫宸需要度过一个大圆满,八十一道界力,对于拥有诸多纯粹界力的他來説,这并不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

就在紫宸等人找好地方安顿之时,整个央天城却是因为央勇庆的全军覆沒,从而陷入了哗然当中。

那么多强者,竟然沒有活着回來一个,要知道那里面可是有着十位空界,以及一位空界巅峰的央勇庆。

这一战,引全城哗然之时,也是在央家起了不小的波澜,对于五大长老來説,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喜事。

本來还需要一番内斗,这下倒是可以直接省略了。

于是,他们怀着‘悲痛’的心情,通知了本家。

而在通知本家的过程中,在那央天城里,也是有着不少家族出來,要为那些明面失踪暗中被杀的人讨回一个公道。

一时间,整个央天城里,有关于央洛之事传的沸沸扬扬。

曾经的他们,还不敢妄论,但随着央家家主死去,不仅全城议论,一些陈年旧事更是被提了出來。

而这些事情,如果追溯到源头,都是央勇庆跟央洛所为。

一时间,央勇庆跟央洛,可谓是成了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的地步。

央勇庆已经死去,众人在拍手称快之时,也是把所有的气都撒在了央洛身上,扬言要讨还一个公道。

至于央洛本人,在央勇庆死去之后,就处于半软禁半囚禁状态,至于外界事情酵,当然跟几大长老脱不了干系。

身为长老多年,他们深知激众人的怒火,到时候只要交出央洛,便是能够化解此事,从而还能大大的提升央家的名声,以及自身的威望。

三天之后,央家本家來人,是一位玄界。

家主死去,这显然是大事,五位长老接待了玄界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玄界看到五位长老后,脸上带着明显的怒意。

一入城,他便是听到有关央家的事情,现在的央家,名声可谓是降到了最低谷。

而这里是央家的本家,是央家家的地方,算是祖地,很是重要。

“启禀大人,这件事全是因为当任家主……”

接下來,由大长老开口,另外四位长老补充,説了央勇庆私下里为了央洛干的一些事情,其过程可是比之外界流传的要清楚了很多。

“岂有此理,岂有此理,堂堂一个家主,为了儿子的私欲,竟然舍弃家族声誉不顾。”玄界听闻,异常愤怒。

“该死的东西,就算他不死,这一次我也要亲自杀了他,你们几个明明知道,为什么不禀报。”

“大人,我们倒是想要禀报,但哪里敢呀,不等我们禀报上去,消息半途就会被拦下。”五大长老叫苦不迭。

“他这一脉,今后不准参与家族之事。”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,玄界这样説道。

五位长老达到了目的,心中暗喜。

央勇庆这一脉,算是彻底完了,除非日后出现一位至尊,可至尊人物,是那么容易出现的吗。

“对于央家名声这一事,该如何挽救。”玄界问道。

“大人,这件事看起來很是麻烦,其实要解决起來,也是非常简单。”大长老上前説道。

“哦,説來听听。”

“央家此次名声大损,其原因就是央勇庆父子,现在央勇庆已经死去,只要交出央洛,显然全城的怒火就能平息,当然,想要央家名声再百尺竿头,则是……”

“则是什么。”

“则是需要把这一脉从央家驱逐。”

玄界微微皱眉。

大长老又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杀了央洛,只能平息怒火,无法看出我们央家的态度,但如果把这一脉驱逐出去,那么外界人一定会认为,我们大公无私,不包庇任何一个族人,当然,我们也不能真的驱逐,只要这一族出现有潜力的后辈,还是可以接回央家,由央家出资源培养。”

这一招,看似为了央家,还能让央家名声大涨,实则还能从中看到大长老的险恶用心。

显然,驱逐这一族后,这一族再无威胁,就算有潜质高的弟子,而一旦重新回到央家,那在诸多资源的驱使下,等对方成长之后,还未必肯承认自己是曾经被驱逐一脉的事情。

在利益的驱使下,任何事情都可能生。

“这样也不错。”玄界diǎndiǎn头。

至此,央勇庆一脉,彻底沒落。

而死去的央勇庆绝对不会想到,只不过是杀了一个女子,连带灭了自己两个界主客卿,竟然间接的导致了他这一脉永久性的沒落,至于自己的儿子,不仅沒有保住,还要在全城修士的见证下死去。

有关央家名声的事情,就这么定了下來,接下來便是商议有关和尚等人的事情。

央家吃了这么大一个亏,连一脉都被驱逐了,怎么可能放过和尚三人。

“他们前往第七大6去了,我建议立刻派强者去搜寻,当然不是那些空界,而是真正的闭关强者,唯有强势击杀,才能告诫世人,央家尊严不容侵犯。”大长老再次説道。

这件事,他算是完全利用了紫宸三人,可目的达到之后,他第一个建议杀掉紫宸三人,而且还是拍出玄界。

很显然,如果紫宸等人此刻踏上了前往第七大6的道路,必然会被斩杀。

大长老叫出了那些闭关的存在,那些存在听闻央勇庆所干的事情之后,无不动容,羞愤不已。

在见证了大长老成为新的家主之后,他们便是踏上了找寻紫宸三人的路途当中,势必要击杀三人。

而大长老则是带着央洛,來到了高耸的城墙之上。

“放开我,我爹是家主,央家家主,谁敢动我,我灭他满门。”

在城墙上,被黑布蒙头的央洛不断挣扎,大声喊道。

全城的修士,几乎都來这里观看,当中有着不少人,眼中流露着怨毒的目光。

“谁敢动我,我灭谁一族。”央洛还在大声喊着。

“就像灭妙家一族一样。”一道漠然声音响起。

“沒错,看谁敢动我。”央洛忽然变得十分硬气。

忽然蒙头的黑布被拿开,他的面前出现了大长老的身影,央洛脸上闪过一抹喜色,立刻説道:“大长老,赶紧放了我。”

平日间和蔼的大长老,此刻脸上却满是冷厉,他冲着央洛説道:“央洛,这一次,谁也救不了你了。”

“什么,我爹呢,叫我爹來,好你个老东西,趁着我爹去击杀恶僧之时对付我,你好狠的心,难道你不怕我爹回來,灭你一族。”央洛冷声道。

大长老摇了摇头説道:“看來平日间,央勇庆对你太过宠溺,动不动你就要灭人一族。”

“放肆,我爹是家主,名讳可是你能随意喊的。”

“放肆的人是你,你面前站着的,可是当今家主。”又一道冷漠声音响起,是曾经的二长老,现在的大长老。

“家主。”

央洛一怔,随即傻眼了,他的记忆,一直都在父亲带人外出灭杀和尚那一幕,接下來生的事情,他并不清楚。

而现在大长老成为了新的家主,那么他爹呢。

当今家主淡淡説道:“央勇庆死了。”

“什么,这不可能。”

央洛瞪大眼睛,眼中满是难以置信。

随后,他又看到了下方那黑压压的人群,然后看到了自己的处境,他脸色大变,追问道:“你们这是要干什么。”

“为央天城莫名死去的那些人,讨还一个公道。”当今家主説道。

“杀了他,杀了他。”

“杀死央洛。”

“杀死他。”

“杀死他。”

下方,传來了一声声的呐喊声。

许许多多的人,都是用仇恨的目光盯着央洛。

央洛脸上一片死灰,在这一刻,他真真切切的感知到了死亡的临近。

“不。”

他出绝望的嘶吼:“我是央家人,我叫央洛,我是央家人,救我,救我。”

“从今往后,你这一脉,将不再是央家人,将会被驱逐,央洛,因为你的一己之私,你这一脉,都会因为你被驱逐。”

冷漠的话语落在央洛的心间,就像一记记重锤,砸在他的心头。

他的脑海,一片空白,整个人显得失魂落魄。

“斩。”

随着一道冷漠声音响起,央洛的人头高高飞起。

玉林妇科专科医院邯郸治疗白癜风费用烟台治疗白癜风费用

月经有血块怎么调养
前列腺增生怎么能治好
海南癫痫病治疗怎么样